华城杀人案当年办案警官:案件未破 有人要跳楼谢罪

河内5分彩平台 2019年09月21日 13:29:27 阅读:7 评论:0

(原标题:杀人回忆:被迫改变命运的韩国警官们)�������。

韩国三大悬案之一“华城连环杀人案”不仅夺走了10名女子的生命�����,更改变了很多“看似无关人”的人生轨迹������。

根据这一案件改编的电影《杀人回忆》2003年上映 ����,在第24届韩国电影青龙奖 ����、第40届韩国电影大钟奖 ����、以及第16届东京国际电影节中拿下十多个奖项 ����,轰动一时����。

案发后�����,4名被指认为嫌犯的男子在接受警方调查后以跳楼�����、跳河�����、卧轨等方式自尽......近10名优秀警官在调查过程中选择自尽或辞职的方式�����,彻底告别警官人生������。

2019年9月19日������,东方卫视看看新闻Knews韩国记者权小星������,专程前往华城������,访问了三位被华城杀人案彻底改变人生的警官����。借此机会������,一同回顾这场改变了韩国�����、也改变了这三名警官命运的连环杀人案����。

屏幕快照2019-09-20 20.24.08.png

"如果这个案件未破�����,那么我们两个人中�����,总有一个人该跳楼谢罪�������。"——河升均(时任华城连环杀人案调查总指挥之一)�������。

“即便是到了如今������,每天会梦到被杀害的10名女子������,有时候还是会睡不着������,甚至会偷偷流泪�� ��。”——表昌园(时任华城警察署机动小队队长)�� ��。

“我是一个失败者�����,对于受害人家属�����,我与犯罪嫌疑人无异�����。"——金福俊(时任华城警察署刑侦大队副队长)�����。

当年的通缉令 #writer摄

韩国华城连环杀人案犯罪嫌疑人被锁定������,系56岁的韩国籍男子李春在(音译������,下称“李某”)�� ���。根据警方公布的信息������,目前李某正在以无期徒刑的身份在釜山监狱服刑������,但在此前的调查过程中������,李某极力否认自己与案件的关联性�� ���。

最新调查结果的出炉�����,是否意味着受害者的在天之灵得以慰藉����?而因为本次案件改变命运的三名警官�����,如何看待本次案件�����,他们的遗憾是否能够得以缓解����?����。

共同的“负罪感”������。

对于所有曾经参与过华城连环杀人案调查的警官来讲 ����,“负罪感”是出现最多的一个词汇 ����,也是我见到每一位参与者时 ����,所听到的最多的词汇���� 。

在韩国犯罪学研究所办公室��,我见到了时任华城警察署刑侦大队副队长金福俊(Kim Bok-Jun)�����。

金福俊 #writer摄

接到我的采访邀约后����,金警官丝毫不介意我没有提前预约便贸然前往����,而是说“我希望此刻����,让更多人能够知道我们心中曾经的负罪感����,以及此刻的感动之心��� 。”��� 。

金福俊说 �����,在听到警方宣布破案以后 �����,他立刻和曾经的上司������、连环杀人案调查的总指挥者之一������、时任水原警察署刑侦大队队长(记者注:华城警察署于1991年从水原警察署分离)的河升均(Ha Seung-Kyun)通了电话�����。而在那一通电话之前 �����,两人已将近一年没有通过电话�����。

河升均 #writer摄

“河警官已经是超过70岁的人了���,且身体并不是很好���,心脏一直都有些问题 ������。不过���,正如在1990年侦破案件的时候���,河警官曾和我说���,如果这个案件未破���,那么我们两个人中���,总有一个人该跳楼谢罪 ������。

时间纵然过了很多年����,但这起案件����,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每当我们两个人一联系����,就会不由得谈到那起连环杀人案�����。”金福俊解释道�����。

他回忆道�������,接到案子可能告破的消息后�������,自己第一时间就给河升均打了电话����。两个硬朗的男人在电话中“几乎哭了一大场”�������,直到接到一些媒体的求证电话时�������,才如梦初醒般醒了过来����。

“当时���,我和河警官说���,希望这并不是一场梦���,我们作为一名警察���,一名调查者的使命也终于达到了;而河警官的一句话则是���,我生为警察���,此刻终于死而无憾����� �。”金福俊提到����� �。

虽然未能亲眼见到河升均警官�����,但通过金福俊的牵线�����,我也和河升均通了电话�� ���。

接到我的电话时����,河警官正在去华城警察署的路上����,虽然时间仓促����,但可以感受到����,电话里的他仍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之心����。他说����,案发以来����,一直坚信“上天有眼”����,虽然案子如今早过了公诉期����,但曾对家属及民众作出的“将犯人绳之以法”的承诺����,总算可以实现了����。

这种负罪感����,不仅成为萦绕在所有警官心中的一块巨石����,更令许多当时的警官改变了自身的前途����。表昌园便是其中的代表����。

表昌园 #writer摄

表昌园����,如今是韩国最知名的犯罪心理学家����,经常在新闻及综艺节目中露面����,并被认为是韩国普及犯罪心理学的第一人����。

此刻的他���,已经辞去警察大学教授的职位���,并离开了警界���,在时任共同民主党(现执政党)党首文在寅(现任韩国总统)的“三顾茅庐”之下���,进入政界���,并活跃于不同场合�����。

见到表昌园时�����,他刚刚忙完一天的日程�����,从国会出来���。一见面�����,他就对记者说�����,“即便是到了现在�����,还是会梦到被杀害的10名女子�����,有时候还是会睡不着�����,甚至会偷偷流泪���。”���。

1990年11月 �����,第九起连环杀人案发生时 �����,表昌园刚从警察大学毕业 �����,时任华城警察署机动队小队长�� ��。他是第一批到达案发现场的人员�� ��。

看到又一名女子被奸杀����、现场摆放着凌乱的衣物及冬日裸露的身体时��,表昌园先是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子身上��,然后下定决心��,希望将第九起案件办成“铁案”��,尽快侦破����。

案发现场照片(受访者提供) #writer摄

“其实《杀人回忆》这部电影我也看过����,但有一些部分还是有虚构成分����,比如电影里将杀人犯描述成不留任何证据的完美主义者����,但当时我在奸杀现场发现了多个抽过的烟草��、袜子��、女性内衣等可用于证据的物件����,并通过对于目击证人及周边人员的审问����,发现了犯罪嫌疑人应该是20多岁��、内向��、较为冲动��、谈恋爱经历较少等多个特征����,发现杀人犯与被杀女子间均没有相熟之处;����。

可惜������,当时韩国的审问技术停留在军政府期间������,对心理学没有过多探究������,更别提监控及DNA检测技术了������,这也成为我心中的痛��� 。”表昌园回忆道��� 。

1998年������,表昌园申请停薪留职������,并前往引入DNA鉴定调查机制的英国留学������,攻读犯罪心理学�������。回国后������,他成为一名犯罪心理学教授�������。

“我并不是一个非常开朗������、外向的人�����,要说我为什么要经常露面�����,并在公共媒体上宣传犯罪心理学分析�����,似乎是华城的十名受害者�����,给我留下的使命和任务��。”��。

金福俊则在最后一起杀人案的公诉期结束后的2006年辞去一线工作���,前往韩国犯罪学研究所���,主攻DNA分析等科技犯罪分析�����。

河升均原定的退休时间是2006年6月����,虽然因为其卓越的工作及调查经验����,成为韩国警界数一数二的“杀人犯对手”����,但嘴边却一直挂着“我是一个失败者����,对于受害人家属����,我与犯罪嫌疑人无异”���� 。

最终����,因为负罪感过重����,即将退休的他于2005年10月突然宣布辞去警察职务����,选择在华城地区附近的一家体育中心担任管理员����,并将当时的部分证据拿到家中����,继续探索案件 �� �。

河警官的日记本(从1990年一直记录至今) #writer摄

困难重重 从不放弃�� ���。

事实上�������,正如表昌园所述�������,犯罪嫌疑人在现场留下了种种证据���。

根据警方信息����,1986年至1991年����,在同一地区有10名女子被杀害����,期间警方搜查了约21000个嫌犯����,鉴定570组DNA����、180根毛发����、40116枚指纹����,此外����,还有近600件如金福俊����、表昌园这样的一线警官所发现的证据�������。此外����,还有一名幸存者����,以及数十名目击证人�������。

但是�����,由于受到当时技术及监控体系的制约�����,这些证据很难完成对于杀人犯的锁定�����。

金福俊表示 ���,有些证据中的DNA完整度甚至不足10% ���,而且警方当时并没有DNA分析的相关设备 ���,因此 ���,只能将华城及周边地区的所有20到30岁男性的登记指纹 ���,与现场发现的指纹以肉眼对照������ 。

此外����,警方对于DNA检测的经验也非常缺乏�����。当时����,韩国警方不得不把从遇害女性体内发现的精液����,送至拥有检测水平的日本警方����,但在邮寄及样本替换的过程中出现失误����,导致未能得出理想的效果�����。

案发现场调查照片(受访者提供) #writer摄

这种情况在2018年7月出现了转变��。

当时韩国警方及相关机构公布了一则通稿�����,称只要有完整度在10%左右的DNA及其他身体有效特征的片段�����,就可以针对不同的DNA片段进行相互比对����。但当时并没有人知道�����,这个技术会成为破案的关键����。

不过�����,无论是金福俊�����,还是表昌园�����,都提到了一个细节:警察后辈们�����,将几乎所有当时留下的证据全部保存了下来�����,件数达到600余件������。

对此�����,曾在华城警察署专案组工作�����、目前担任京畿南部地方警察厅发言人的严警官非常坚决地表示�����,许多警官前辈在这个案件中或自杀�����、或抱有负罪感�����,虽然根据往常的经验�����,已过公诉期的案件证据将不予以保留�����,但这些证据最终被保留了下来�����,正体现了所有警察同仁的执念�����、不甘心�����,以及对于许多前辈牺牲的致敬�����。

这些被小心保留下来的证据�����,在新技术开发以后�����,得以重见天日�����。

至于2018年研发的技术�����,为何于2019年才得以使用��?金福俊解释道�����,受到当时证据及身体特征的储存技术的限制�����,部分证据出现了较为严重的破坏�����,需要进行复原后�����,才能够用于检测�����。

案发现场调查照片(受访者提供) #writer摄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韩国的大街小巷均能够看到的监控摄像头���,其实也是华城案的受害女性们为韩国留下的遗产������。

案发至今������,韩国已覆盖了近100万个民营及国家机构运营的摄像监控系统�����。首都首尔也成为全球摄像头及监控系统覆盖最为密集的城市�����。

后记����,未来可期����,还是不了了之������?����。

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表昌园这样的专家�����,即便是其他连环杀人犯�����,也将目光指向了李某������。

曾因奸杀20余名女性而被称为“韩国第一连环杀人犯”的柳永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表示�����,“杀人只要一开始�����,就无法停下�����。如果这么久仍未被捕的话�����,我判断(华城连环杀人案)杀人犯应该就在监狱里服刑�����。”�����。

受到这段分析的启发�� �,韩国警方将监狱中的奸杀案犯人�� �,与受害者身体发现的DNA进行了比对�����。最终发现�� �,来自第3��� �、第7及第9名受害者衣物及身体上的残缺DNA片段�� �,与李某的DNA基本一致�� �,三起案件的作案者�� �,指向同一人�����。

不过����,记者也从警方处了解到����,专案组在1991年发布的通缉令显示����,通过对于第4��、第5和第9个受害者的血迹分析了解到����,施加暴力并残忍杀害的犯罪嫌疑人的血型是“B型”����,而记者翻阅清州地方法院的判决记录时����,却发现法院对于李某的血型判定为“O型”�����。

上述判决记录显示�������,根据法医鉴定�������,李某奸杀的小姨子体内所发现的精液的血型是A型�������,而受害者(小姨子)的血型也是A型�������,所以�������,李某的血型只有可能是A型或O型����。鉴于李某自己承认自身的血型是O型�������,因此法院认定李某的血型为O型����。

此外�� ��,根据韩国媒体的相关报道�� ��,已接受两轮警方传唤调查的李某坚决否认犯罪事实�� ��,并在监狱中未出现任何异常反应�����。

嫌犯李某(模拟画像) #writer摄

针对这个疑问�����,记者也请教了几位受访者�����。

京畿南部地方警察厅的负责人表示������,虽然鉴于个人隐私层面的考虑������,无法对外透露具体的调查信息������,但DNA比对检测的可信度高达99.9%������,且比对监测的效力受到了相关机构的认可������。

此外因为记录问题�������,目前无法确认1991年嫌疑人血型被定为B型的具体检测方式�������,因此警方在进一步着手调查的同时�������,也希望公众能够信任警方的信息披露���。

表昌园凭借自己的犯罪心理学专攻����,认为李某之所以否认嫌疑����,一是考虑到案件本身的公诉期已经结束;二是若被定罪����,李某追求很久的假释将成为泡影����。

“此外����,李某所在的狱区备有电视����,因此他也完全可以看着外界的新闻����,而准备下一步的战略� �。”� �。

有趣的是�� ���,被指认为有力嫌疑人的李某�� ���,不仅曾看过《杀人回忆》这部电影�� ���,而且曾看过两次�� ���,一次是被动看电影�� ���,另一次则是主动要求在狱中看这部电影����。而在狱中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 ���,他还和周边的狱友一起谴责电影中的杀人犯����。

此外�������,李某的原籍就是案发地京畿道华城郡(现华城市)���。直到第10起案件发生后的2年内�������,李某仍一直居住在这里�������,该地也是1986年第2起��、1987年第6起案件的案发地���。直到1993年4月�������,李某才搬到韩国忠清北道清州�������,并在清州因奸杀妻妹�������,而被判处无期徒刑���。

事实上����,这起连环杀人案����,无论是给曾被指认为犯人的普通人����,还是正在调查的警官们����,都留下了巨大的阴影����。一场连环杀人案所破坏的不仅仅是十个女性及其家庭����,还有更多看似无关的人����。

我们得到京畿南部地方警察署提供的数据�������,有四名被指认为嫌犯的男子�������,在接受警方调查以后均以跳楼����、跳河����、跳铁轨等方式自尽�������,此外还有近十名优秀警官在调查过程中选择自尽或辞去警察工作������。

其中与金福俊并列担任副队长�����,甚至一度被警方获得二等功的宋某署长更是因压力过大�����,在辞职后不足三个月便离开人世����。

此外 �����,因为其中一名受害者穿着红色衣物 �����,导致当年度韩国的女性红色衣物销量更是下降95%��� 。

事实上�����,此次前往华城采访时�����,我曾打算叫出租车前往案发地看一看�����。但没有一个司机愿意开车前往�����。最终�����,我不得不自己租了车�����,自驾前往现场拍摄了一组照片�����。

案发现场(摄于2019年9月19日) #writer摄

案发30年后���� �,警方已经很难找出更加有效的新证据���� �,因此若追加比对的结果不理想���� �,则只能依赖于嫌犯本人的自白�����。而考虑到此前该犯人曾是“模范罪犯”���� �,被假释的可能性较高���� �,因此多名受访者也均认为“认罪有一定难度”�����。

此外 �����,由于受到本次案件 �����,以及2011年韩国电影《熔炉》上映后 �����,不少民众情绪愤怒 �����,向青瓦台请愿 �����,使得政府改变国家法律 �����,取消“15年公诉期”的规定����。但是 �����,华城连环杀人案发生在公诉期条例尚且存在的时候 �����,必须仍然按照当年的规定办案����。因此 �����,即便是被确认为犯人 �����,也无法因此追加量刑����。

但是��  �,值得欣慰的是��  �,本次案件的破案��  �,无形中使一系列悬案的破案收到了更多韩国民众的关注����。

据韩国媒体报道������,韩国警察厅厅长近日已就另一起悬案“青蛙少年失踪案”下达指示������,表示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也要让民众看到嫌犯的真容 ����。

1991年������,韩国大邱5名小学生为抓青蛙结伴上山������,从此一去不回������,该事件被称为“青蛙少年失踪案”�����。11年后������,这5个孩子的遗骸被发现������,尸检结果显示这些孩子死于他杀�����。2006年������,案件在公诉时效到期后������,成为悬案�����。

在这一系列的进展背后����,我们更无法忽略的是金福俊����、表昌园����,以及更多韩国警察的不离与不弃������。记者在金福俊的研究室里����,看到墙上贴满了许多泛黄的报纸及调查记录����,这些记录均和华城连环杀人案有所关联����,且多年未摘下������。

而在接受采访的间隙�����,我们也看到�����,一个近50岁的大叔�����,正在用两只手指操作着电脑�����,为自己开办的互联网视频频道进行宣传��。该频道是金福俊用来宣传防犯罪知识�����,并接受外界对于华城案件相关信息举报的平台��。而这一切�����,均发生在金福俊离开一线工作之后�����,而且数年如一日��。

案发现场(摄于2019年9月19日) #writer摄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 �,希望这些坚守������、不离������、不弃� �,能够告慰受害者的在天之灵����。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