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首富变老赖:账上躺着18亿却拿不出分红款6千万

河内5分彩登录 2019年08月23日 07:07:52 阅读:24 评论:0

(原标题:账上躺着18亿 却拿不出分红款6000万 河南首富朱文臣的钱来无影去无踪)��。

日历翻到8月���,已经有一波“首富”变成了“首负”���,包括河南首富朱文臣����、浙江女首富周晓光����、山西首富姚俊良����、青海首富肖永明����、云南首富赵兴隆……成功���,他们和他们的企业各有各的路径;跌落神坛���,也各有各的原因���。

沉舟侧畔千帆过������,人们研究失败������,是为了抵达成功�����。我们力图通过这一组报道������,还原首富们的浮沉������,揭示其背后的原因������,以为后来者之镜鉴�����。

辅仁药业数据一直很漂亮���。

2016年���,辅仁药业营收4.96亿���,净利1765万�����。

2017年���,辅仁药业合并开封制药���,营收猛增至58亿���,净利3.92亿��� ��。

2018年度����,辅仁药业营收63.17亿����,净利8.89亿����。

如今的资本市场 ���,酒企和药企是A股资本汇集的领域 ���,“喝酒吃药” ���,成为媒体对这一现象最常用的措辞之一����。

而对于商人朱文臣来说����,早就在这两个资本汇集的领域展现了他超群的眼光:他左手拥有辅仁药业(000408����,SZ)����,右手拥有宋河酒业����,并在2012年和2013年连续两年登上胡润百富榜河南省首富的位置����。

但到了今年�����,拿着“一手好牌”的朱文臣这两个企业相继爆雷:辅仁药业16亿资金“不翼而飞”被证监会调查;宋河酒业债台高筑�������、有停产传言;朱文臣本人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正在接受证监会调查������。

8月22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拨打朱文臣的电话����,已经处于关机状态����。

河南首富朱文臣的这把药和酒的好牌������,是如何摸到手������,又是如何打烂的?���。

发家:����。

“英雄不问出处”� ����。

如同药与酒这两样在我国已有千年历史的行业����,朱文臣的出生地在一个同样有着数千年历史的小县城:河南省周口市鹿邑县����。

鹿邑最为出名的�� ��,是它“老子故里”的标签� �����。老子故里是否具体在鹿邑�� ��,还尚有争议;但没有争议的是�� ��,朱文臣在鹿邑颇有名气� �����。

朱文臣的“第一桶金”源于何处?这一问题至今没有得到他正面回应����。2013年接受《企业观察家》杂志采访时他说:“英雄不问出处”����。自诩“英雄”的朱文臣确实是意气风发����。那一年 ������,朱文臣46岁 ������,以85亿元的身家第二次登上胡润富豪榜河南省首富的位置����。

辅仁药业早期财报显示����,朱文臣曾任鹿邑县皮鞋厂经理����,后率领朱氏兄弟成立河南三维药业有限公司����,成为董事长兼总经理�����。

到了1995年����,在医药行业已经有了经验的朱文臣开始筹备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辅仁药业集团)����,后来在1997年底完成注册登记����,1998年正式成立������。2006年朱文臣的辅仁堂制药借壳民丰实业上市����,主营化学药������、中成药等����,主要经营主体为控股子公司辅仁堂制药公司和全资子公司开封制药公司������。

野心:������。

“做医药界的阿里巴巴”��。

自辅仁药业集团成立开始���� ,朱文臣就不断地用并购�����、兼并�����、重组来展示自己资本运作的能力����。

2001年�����,他兼并了河南焦作的怀庆堂�����,2003年10月�����,他又整体收购了河南老牌国有药厂——开封制药集团(以下简称“开封制药”)及其下属的合资公司�����。

辅仁借壳民丰实业时的公告显示�����,2004年开封制药厂年收入6.67亿元�����,净利润3579万元�����,公司净资产3.5亿�����。质地并不差的开封制药厂被辅仁药业并购�����,仅卖出了5000万元�����。据腾讯《棱镜》报道�����,健力宝原总裁张海�����,也瞄准了这一标的�����,且开出了9000万的价格�����,不过�����,他败给了朱文臣�����。

如此种种�����,朱文臣的资本运作手腕可见一斑���。

在朱文臣并购的诸多企业中�� ��,宋河酒业是其中最抢眼的一个���� 。

1989年������,在最后一次“中国名酒”评比中������,宋河粮液被评上“中国名酒”称号������。据大河网报道������,2002年宋河酒业市场销售额为1.27亿元������,2003年至2006年������,宋河酒业市场销售额达到了3.2亿元 ���、4.3亿元 ���、5.8亿元和6.8亿元������。而在2006年借壳上市的辅仁药业的首年营收为1.82亿元������。

因此 ���,市场认为 ���,这是一次“蛇吞象”式的并购�����。

药和酒都是传统实业�����,但近年来�����,朱文臣的眼光已经放到了整个互联网������。2014年11月�����,辅仁集团开始在郑州建设占地300多亩�����、建筑面积40万平方米的辅仁新药科技园������。朱文臣说�����,这个科技园不仅是一个研发平台�����,而是相当于阿里巴巴的互联网模式�����,把整个医药产业链全部建立起来�����,专人线上操作�����,实现线上线下的互动�����,把研发�����、生产�����、销售等环节串联起来�����,产生新的增长力������。

一手有“药” 一手有“酒”��� 。

朱文臣做错了什么��� �。

分红却爆雷现金蒸发16亿������。

2019年7月16日��� ���,辅仁药业披露了将要分红的消息�������。

2019年7月19日�����,辅仁药业宣布�����,无法按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6271.58万元���。

而在今年披露的一季报上������,辅仁药业的货币资金有18.16亿元�������。

账上有钱为何不分红?在上交所的问询下���,辅仁药业承认���,仅有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377.87万元����。

一来一去�����,16亿元现金不翼而飞����。

辅仁药业爆“分红雷”�����,宋河酒业多类资产也连续10余次被抵押融资�����,酒厂停工多日�����,工人工资半年没有发放……朱文臣不断并购������、重组�����,辅仁药业的财力能否支持他的一路狂奔?作为两个核心公司�����,酒和药�����,哪个业务对朱文臣来说最为重要?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致电朱文臣和辅仁药业董秘办公室�����,截至发稿时�����,朱文臣电话关机�����,董秘办公室也直接挂掉了记者的电话��� ��。

掏空宋河酒业?�����。

比辅仁药业先“爆雷”的���,是宋河酒业���。

诸多业内人士评价�������,宋河酒业更像是一颗“输血”的棋子�������,甚至已经被“掏空”������。

一方面������,母公司辅仁集团������、实控人朱文臣所持有的部分宋河酒业的股份已经被冻结����。另一方面������,宋河酒业的多类资产连续10余次被抵押来进行融资����。

举例来看�������,2019年4月�������,宋河酒业向陕西西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抵押灌装生产线14条�������、白酒生产管理自动控制系统一套�������,以及不同容积的不锈钢罐台�������、储酒罐数十个�������,含配套平台等设施�������,担保金额6060.628万元 ����。

2018年1月� ���,宋河酒业向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河南省分公司抵押散酒2890吨� ���,担保金额4.5亿元� ���,向燎原融资租赁(深圳)有限公司抵押散酒125吨� ���,担保金额3000万元����。同年3月� ���,宋河酒业向浙江浙银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抵押不锈钢储酒罐126个� ���,担保金额1亿元����。据华夏时报统计� ���,抵押担保的数字超过16亿����。

一家生产白酒的企业���,生产线 ������、散酒 ������、储酒罐被质押���,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在去年12月腾讯《棱镜》就报道称������,有经销商反映打款后一直没有收到货��� �。到了今年8月������,央视财经频道也报道称������,宋河酒厂已停工20天左右������,工人工资已有6个月没有发放��� �。

8月22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致电宋河酒业招商部����,所有电话都无人接听������。此外����,在百度等搜索引擎输入“宋河酒业”����,相关搜索都与停产����、官司����、拖欠工资等关键词相关������。

至于抵押融资的钱花在了什么地方?记者注意到��,从公开资料来看��,花在宋河自己身上的钱并不多�����。据《中国工业报》报道2018年8月21日��,朱文臣向河南省相关领导汇报白酒企业转型发展工作时��,重点提到了宋河在进行的“三大改造”项目��,投资规模2.58亿元�����。

比起抵押多类资产的换来的16亿元�����,这个投资规模还不到前者的零头�����。

另外�����,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到�����,今年7月30日�����,因宋河酒业欠款2865万元未归还�����,朱文臣“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债务逾期?������。

宋河酒业的暗潮涌动后��� �,朱文臣一手创立的辅仁药业在今年7月开始“爆雷”����。

2019年7月16日������,辅仁药业披露了将要分红的消息�� �。

2019年7月19日���,辅仁药业宣布���,无法按原定计划发放现金红利6271.58万元���。

而在今年披露的一季报上����,辅仁药业所披露的货币资金有18.16亿元����。

账上有钱为何不分红?在上交所的问询下������,辅仁药业承认������,仅有受限金额1.23亿元������,未受限金额377.87万元�����。16亿元现金不翼而飞�����。

8月19日晚间����,辅仁药业公告表示����,资金紧张并出现周转困难����,公司及子�����、孙公司的部分债务出现逾期����,截至2019年8月19日����,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76亿元����。由此所造成的融资能力下降����,将对公司主营业务的生产经营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

辅仁药业称������,因前期建设项目资本投入较大������,2018年募集配套资金的定向增发融资终止������,没能及时补充营运资金�������。2019年资金紧张并出现周转困难������,导致公司及子�������、孙公司的部分债务出现逾期�������。

另外������,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截至8月17日披露的最新一份控股股东股份冻结公告显示������,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45.03%股份已100%被冻结�� �。统计数据来看������,6月1日至今������,辅仁集团持有辅仁药业股份已经被冻结了17次�� �。

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辅仁集团97.37%的股份都由朱文臣间接持有�������。

财务造假?������。

“人间蒸发”的16亿现金去了哪里?上交所下函问询�����,不过截至8月22日�����,辅仁药业还没有明确回复����。

7月26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违法违规����,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目前����,证监会的调查也在进行中��。

不过������,市场对这些资金去向早有猜测�����。

一种说法是�����,因为2017年将开封制药并入上市公司后的业绩承诺����。2017年�����,辅仁集团在开封制药定增上市的方案中占股48.26%�����,以开封制药78亿的估值�����,辅仁集团实际获得投资收益为37.7亿元����。

为了上市成功��� ,辅仁集团当时承诺开封制药的业绩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三年��� ,净利润分别达到6.74亿元������、7.36亿元和8.08亿元�����。在开封制药注入之后��� ,2017年开封制药实际完成净利润7.52亿元��� ,2018年净利润8.33亿元��� ,踩线过关�����。

值得注意的是����,辅仁药业的财务数据均经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正是开封制药的骄人业绩����,让辅仁药业账面现金在2019年3月末达到了18.16亿元������。不过到了7月����,才发现18.16亿只是一个数字������。

此外�������,2016年�������,朱文臣曾经被合作伙伴的妻子举报�������,《中国经营报》等媒体曾报道称�������,举报信涉及十项内容�������,其中就包括财务造假问题�����。按纳税额计算�������,开封制药集团的收入和利润水平与报表上的相差甚远�������,涉嫌虚报利润14亿元�����。

如果这一举报内容属实����,那么资金紧张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另外一种说法直指朱文臣把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在上述举报中������,举报人明确指出������,在辅仁集团负债120亿�����、企业严重亏损的情况下������,朱文臣通过与妻子假离婚的方式������,向海外大量转移资产�����。

钱到底为何凭空消失?昔日的河南首富朱文臣又会迎来怎么样的结局?还要等待证监会的调查��,解开所有的谜底������。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