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九旬夫妇涉恶被列为"村霸":我们认错会改

河内5分彩平台 2019年07月20日 12:52:51 阅读:33 评论:0

(原标题:专访江苏九旬“村霸” :我们认错会改,希望把地的事情解决好)。

近日,91岁的陈迎先和81岁的范沛荣被江苏邳州警方列为村霸序列,引发舆论高度关注。

7月19日,可靠信源向上游新闻记者透露,6月19日和6月24日,陈迎先,范沛荣拄着拐杖敲地,指名道姓地骂着一位民警。还有一次,协警拿着执法记录仪拍摄他俩在派出所门口闹腾的场景,陈迎先一棍子打掉了执法记录仪,并抬脚向协警踢去,协警连忙躲闪。

可靠信源证实,之所以说陈广礼指使父母霸占村集体房屋,是因为有证据表明,他多次为父母出谋划策,让他们拒不退还村集体的房屋。“我了解到,邳州公安会抓紧办案拿出更多的证据,让家属信服,让舆论信服。”。

对于上述说法,陈迎先的二儿子陈金礼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此前一直在外打工,父母的事情知道的不多,他希望警方快点把父母放出来。“你去采访我父母,他们才知道。”。

陈广礼女婿何先生说,岳父在南京生活,很少回老家。爷爷奶奶有自己的思想,岳父仅凭打电话指使不了他们。“我不认为岳父涉恶,要拿出更多证据。恳请知名律师,帮忙来代理。”。


▲陈迎先夫妻俩接受完警方问询后回到家中。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家属:拿出让我们信服的证据,否则就是扣帽子。

陈迎先夫妇育有5个儿子。7月19日,上游新闻记者联系了除陈广礼外的四个儿子,只有二儿子陈金礼愿意接受采访。

陈金礼介绍,小时侯,他们家很穷,父母把他们兄弟五人拉扯大不容易。父母老了,也不愿意要他们的钱,生活来源主要是靠去镇上摆摊卖菜。“我爸91岁了,还能骑电动车上街,我妈不会骑电动车。”。

谈及父母的性格时,陈金礼称,母亲性格强势,父亲很听母亲的话。

陈金礼说,父母之所以去村委会、派出所、镇政府反映情况,主要是因为一分七的地被占了,赔偿事宜没谈拢。他也劝过父母不要去反映,安心过日子,但父母亲没有听他的劝。“原村部不是咱家的房子,住不长久,我让他们回来,他们说地的事情不解决,就不走。”。

陈广礼的女婿何先生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在岳父被抓的次日,其妻查出患了重病。家中接连出事,令他焦虑。

何先生说,陈广礼很早就从陈楼村离开来到南京发展,户口也迁出了陈楼村。现在南京开了一个汽车美容店,一年有十多万的收入。“我岳父的房子价值300多万,我们在南京生活的挺好。爷爷奶奶去闹是因为诉求没得到解决,即便岳父出了主意,怎么就涉嫌寻衅滋事罪了呢?要拿出更多让我信服的证据,否则就是扣帽子。”。

何先生对于陈迎先其他三个儿子不站出来说话,颇有微词。“出了事,就是在南京的这个儿子指使,那其他在陈楼村的儿子呢?”。

村民:有过邻里矛盾,经常跟“公家对着干”。

7月19日,上游新闻记者采访了12名陈楼村村民,试图了解陈迎先夫妻是不是村霸。

其中6名村民或是摇头或是摆手,他们均不愿意多说,回答如出一辙。“他们的事我们不好多讲,你去问别人吧。”。

有一名村民介绍了一次邻里矛盾,陈迎先的大儿子和邻居发生了争吵。范沛荣领着一名家属去大儿子邻居家,双方发生激烈争吵,范沛荣还泼了粪。

夫妻俩认为被占的地旁开了一家木板厂。木板厂老板陈红楼介绍,今年6月,夫妻俩用栅栏把这块地围了起来。木板厂车辆出入很不方便,但他不敢拆除栅栏,只好拆掉大门,腾出空间。“他们岁数大了,我不敢惹,只能这样。”。

另外4名受访村民说,他们经常跟公家对着干。


▲夫妻俩用栅栏把地围了起来。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村干部:夫妻俩福利被取消后,开始频繁反映地的事。

7月19日,上游新闻刊发了《九旬老人被列“村霸后续:村干部称老人多次大闹会场拐杖打人》。报道显示,包括现任村支书孙宜祥在内的四名村干部接受采访时,集体大倒苦水。并说:“抓了他们,起到了震慑作用,以后村里的工作会好开展一些。”。

陈楼村邻村的一名村干部介绍,有一次镇里开大会,镇领导坐在主席台上,村干部坐在下面。夫妻俩闯进会场,在范沛荣的示意下,陈迎先走上了主席台,站在镇长旁边,挤了挤镇长,镇长赶忙让开,陈迎先便坐在了镇长的位置上。“这一下让会场变得十分尴尬。”。

在陈楼村另一名村干部看来,早几年,夫妻俩为地的事反映并不强烈。因为取消了一项福利,夫妻俩开始频繁反映地的事。“民政上给孤寡老人有补助,考虑到夫妻俩日子过得紧,给他们办了这个补助。后来全市大检查,他们不是孤寡老人,就取消了补助。后来他们隔三岔五地去村里,去镇里反映情况。在协调书上签字了,拿了两万块钱说这事了了,还是要去反映。”。

针对夫妻俩霸占村集体房屋四五年一事,可靠信源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刚开始时,村干部出于化解矛盾的考虑,默认了他俩可以住进村集体房屋。可后来劝他们走,他们说要解决好地的事才走,可地的事解决不了,这个问题陷入死循环。

可靠信源:警方已初步查明三人涉恶,会拿出更多证据。

7月19日深夜,上游新闻记者看到,陈楼派出所灯火通明。此案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后,邳州市公安局高度重视,该局多位领导坐镇派出所指挥办案。

与之相映衬的是,夫妻俩的二儿子陈金礼坐在派出所大厅内,他想见见父母。“父母取保候审后,7月17日通知要来派出所接受问询,7月18日来了二个多小时就回家了,7月19日到现在还没回家。”。

可靠信源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此前邳州警方发布的悬赏通报,第一落款是邳州市公安局扫黑办。网友看到扫黑两个字后,认为两名老人涉嫌黑社会。这是一种误读,邳州市公安局扫黑办是简称,全称是邳州市公安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

可靠信源称,悬赏通告发布后,有多人来到警方反映了上述三人的问题,警方会抓紧时间调查。

为何说是三儿子陈广礼指使。可靠信源强调,陈广礼给夫妻俩出谋划策,这涉嫌共同犯罪。陈广礼让他爸妈不从集体房屋搬走,给钱也不搬走。就是想逼村里给夫妻俩办房产证。“警方已初步查明三人涉恶,邳州公安会抓紧办案拿出更多的证据,让家属信服,让舆论信服。”。


▲老村委会。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对话范沛荣:错误会改,希望能把地的事情解决好。

7月20日凌晨2时许,配合完邳州警方问询后,陈迎先和范沛荣回到了家中。陈迎先耳背听不清人说话,范沛荣接受上游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去派出所和镇政府闹是不对的。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会改。可她还是希望相关部门把地的事情解决好。

上游新闻:公安说您是村霸,您知道村霸是什么意思不?。

范沛荣:霸,霸着老村部不走。

上游新闻:村霸是坏人的意思。您去镇政府和派出所闹过吗?。

范沛荣:去闹过,骂过人。这不对, 以后会改正,我也知道错了 。

上游新闻:那我告诉给外界,您愿意承认错误,可以吗?。

范沛荣:可以。保证。我给你签字按手印都可以。错了就错了,以后不去闹了,不去骂人了。

上游新闻:你为什么要去镇政府和派出所闹?。

范沛荣:去镇政府闹是说地的事情。去派出所闹,是因为他们出警让我搬出老村部,可地的事情没解决好,当时不愿意搬。

上游新闻:2012年6月,您丈夫在协调书上签了字,地的事情按理应该翻篇了啊?村干部说给您解决了问题,又会提出新的要求。

范沛荣:不识字。当时说赔两万块钱,那时候的王书记同意我们住进老村部,地解决好了再走。可是地的事没有解决好。

上游新闻:那块地我去看了,就一点点大,您把这事放下行吗?不纠结了可以吗?。

范沛荣:地是命根子。有地能种东西,会多点收入。

上游新闻:之前村里给了你们福利,你们那段时间去反映的次数少了。

范沛荣:只给了陈迎先,拿了一年就没有拿了。收入少了,我就更想要回地。

上游新闻:您认为地的事情怎样才算解决好?。

范沛荣:恢复原貌。原来是什么样,恢复过来,我要种地。

上游新闻:公安说,你三儿子指使你霸占村部?。

范沛荣:他回来的少,给我打过电话,给我出过主意,让我怎么去解决地的事情。

上游新闻:您三儿子现在被关起来了,您担心不?。

范沛荣:担心。可担心也没用。犯了错误,就说清楚。他也就是和我打电话,其他的事情没有做。

上游新闻:有村民和我说,你和其他村民吵过架,吵过没有?。

范沛荣:没有,我没和村民吵过架。

上游新闻: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范沛荣:不去吵和闹了,还是希望能把地的事情解决好。

上游新闻:我们的谈话,有没有人教过您这样说?。

范沛荣:没有教过,就是我的意思。地的事情要解决好。

评论

相关推荐